yabo综合版本APP_登录

塞维利亚 “这里才是真正的西班牙!”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mident.com/,瓦伦西亚队

说到西班牙,就不能不提起它神奇的历史。如同它从属的欧洲一样,逃不开混乱、矛盾、又统一的宿命。

被罗马人征服后的数百年,作为罗马帝国的省份存在。公元5世纪,西罗马帝国走向衰落,西班牙被西哥特人侵占,成为基督教国家。711年,穆斯林大肆入侵,摩尔人对西班牙开始了长达近800年的统治,在这段时期,这里成为伊斯兰世界的一部分。而后基督教徒反抗,逐渐收复失地,直至1492年西班牙才完整地重回基督教之手。

即使不去翻历史书(或许有人会觉得枯燥),今日当你走进西班牙,仍然会感受到,与其他欧洲国家大有不同。但这不同并非突兀的,更像是一种融合:不同文化的烙印重叠、覆盖、同化,最终形成新的独特印记。

位于南部的安达卢西亚地区,与北非仅一海峡之隔,摩尔人从这里进入伊比利亚半岛,曾将帝国之都定于此,是受阿拉伯文化影响最深的区域,自然也最能体现这种融合。也难怪人们说,「不到安达卢西亚,就没见过真正的西班牙」。

更令人欣喜的是,作为安达卢西亚首府的塞维利亚,不仅保存着中世纪以来各种文明的痕迹,时至今日更将融合的精神传承与发扬。

在城市中探索,独特多元的文化特征如同南部人民丰沛恣意的性格一样让人着迷。这将会是欧洲之行中印象深刻的一站。

如果从未觉得西方文明与阿拉伯世界有任何联系,那么塞维利亚恐怕要让你惊讶了。伊斯兰教对此地的影响,远比想象中深远。

犹太人的白色民居,阿拉伯风格的拱门、弧形窗,极具东方气息的棕榈、柑橘树,与印象中的欧洲城市相差甚远。但城中散布的或哥特式、或文艺复兴式、或巴洛克的建筑,又时刻提醒人们,欧洲历史上那些辉煌时期它也不曾缺席。

说起来很有趣,欧洲文明起源于古希腊,兴始于古罗马,基督教借着罗马帝国的壮大遍布欧洲,然而却是阿拉伯人将希腊学术成就带到了西班牙并助其繁盛。在塞维利亚,两种文化的冲撞与融合,形成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奇妙观感。

尽管“西方文明”与“外来者”彼此交融的景象遍布城中,但如果非要为这两股力量寻找一个具体的交汇点,那应该是在「塞维利亚大教堂」。

这座以哥特式为总体风格的大教堂,其实重建于15世纪。它的前身,是12世纪末由摩尔人建造的一座清线年基督徒重新夺回此地的控制权,这座清真寺被当做基督教堂使用。1356年清真寺在一场地震中倒塌,仅有部分幸存了下来。1401年教会决定在清真寺的旧址上重建大教堂,并于1517年完工。

这座伟大教堂今天所呈现出来的面貌:数量众多的尖塔,门上纷繁复杂的花纹,诉说着圣经中经典故事的石雕,内部高大的拱廊、高窗,都不会让人怀疑这是一座基督教的哥特式教堂。但如果仅有这些特点,并不能让它在众多著名教堂中脱颖而出。

奥妙之一在于高伫一侧的钟楼——希拉达塔(the Giralda tower)

在1356年的地震中,原清真寺宣礼塔的下部以及旁边的庭院躲过一劫。宣礼塔经过重建后,成为现在的希拉达塔。仔细观察,塔身立面上的网状几何装饰和马蹄形门窗,勾勒出鲜明的阿拉伯风格。而钟塔的最上部,又是以文艺复兴的风格重新建造。两种八竿子打不着的风格交汇于一塔,竟没有突兀,反倒和谐融洽。

从钟楼下通道穿过,可以到达橘树庭院(Patio de los Naranjos),也是原来清真寺的一部分,里面有着茂盛的橘树和棕榈树,以及历史悠久的石制喷泉。在基督教的教堂里包围着一个伊斯兰风格的庭院,可以说十分奇妙了。

除了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两种宗教艺术的融合外,大教堂另一个看点(对非宗教爱好者来说)是哥伦布的灵柩。据说1890年代这位伟大探险家的遗体从哈瓦那被带回后,便长眠于此。在教堂的主通道上,石棺被四尊高大的雕像托起,四雕像分别代表着西班牙历史上的四大王国—— Aragón, Castille, León 和 Navarra,表达了对哥伦布至高的敬意。

虽然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塞维利亚重回基督教之手。但伊斯兰文化的作用并没有因此消减。一颗种子已发芽生根,塞维利亚乃至整个安达卢西亚地区人民的生活与审美已被深深影响,并在这影响下逐渐发展出自己独特的文化。

时间回到1364年,彼时的塞维利亚城已被基督教收复。卡斯蒂亚的国王佩德罗一世,在摩尔人城堡一样的宫殿旧址上重建新王宫。来自安达卢西亚各地的能工巧匠聚集于此,创造了华丽的穆德哈尔风格的宫殿。

穆德哈尔一词,指的是基督教复国后被允许留在西班牙境内的穆斯林。穆德哈尔风格是在传统阿拉伯风格上吸纳西方文化所发展起来的建筑风格,主要表现为墙面上纷繁复杂但极富韵律感的装饰、华丽精细的天花板,以及不可或缺的带水景的阿拉伯庭院。

作为一位基督教国王,能够将自己的住所按“敌人”的风格建造,想必是对其审美和文化推崇备至。

此后的岁月里,其他君主在此基础上不断扩建王宫,最终形成了现在这座,融合了摩尔、阿拉伯、哥特等不同风格的建筑瑰宝。

还值得一提的是,王宫以及王宫花园是《权力的游戏》的取景地之一。也因为如此,近些年吸引了很多剧迷前往朝圣。

精心布置的舞台与灯光,妆容精致、服饰华美的舞者,观众端坐在台前欣赏。整个场面充满高贵的气质。

但是别忘了,弗拉门戈来自于民间,来源于生活。它本身即是吉普赛和安达卢西亚民间文化融合的产物。

偶然与当地人的一次聊天,被推荐了一个藏在小巷深处,欣赏弗拉门戈的最佳去处。

在谷歌地图以及路人的帮助下,拐过了数不清的小岔路,我总算站到了这扇极不起眼的小门前。要不是门上写着名字「Carboneria 」煤矿酒吧,真要怀疑是不是走错了。

跨过这道门,里面是一个宽敞的空间,粗糙的水泥地面上,随意摆放着旧木质长桌和条凳,但并不显得凌乱拥挤。虽然表演九点才开始,但已经来了不少人,坐着站着喝酒聊天。看到眼前很生活很当地的场景,我觉得来对了地方。

右边是巨大的吧台,酒保在堆满酒瓶的墙壁前忙碌。在这里看表演无需门票,只需买杯喝的就行。吧台旁边一位妇人卖着佐酒小吃。正前方靠着墙壁是一方小小的舞台,此刻表演者还未到场,台上只有三把空椅子,以及背后贴着演出的海报,除此之外再无多余装饰。

到吧台买了西班牙的特色饮品:Sangria,一种加了柑橘等水果的红酒,是观看演出的最佳搭配。

不一会儿,三位表演者入场,演出开始。这里的弗拉门戈表演仍采用传统的形式,仅一位舞者,一位歌手以及一位弹吉他的乐手,即兴的弹唱与响板,考验的是相互的默契和对节奏的掌控。

没有了华丽的舞台与包装,如何只靠音乐和舞蹈本身打动观众,关键就在于那位舞者了。她看上去并不年轻美艳,可眼眉间满是阅历,身材略显丰臃,但却把一身不甚精致的蓝裙穿出了风情。在男歌手磁性低沉的嗓音中,她时而眉头凝重,时而舒展轻松,将情绪融入肢体动作,伴随着双脚快速地踢打地面,发出复杂而又感染力十足的节奏。

这里还有西班牙最传统的斗牛场。不举办斗牛比赛的时候作为博物馆开放。静静站立黄色沙场边,空气中仿佛有血腥味。

而1929年为了美洲博览会而修建的西班牙广场,是游客最爱的拍照地。这个半月形广场最适合夕阳时分前来散步。墙面上用精致的瓷砖刻画了西班牙所有省份的形象。

时间来到现在。塞维利亚从未在融合的道路上停止前进。将历史古城与现代创意结合,是它全新的探索方式。

1992年,西班牙著名的建筑师圣地亚哥,在古城边的运河上架起阿拉米罗大桥(Puente del Alamillo)。这座斜拉桥采用创新的结构,倾斜桥塔与单面拉索突出了桥体的轻盈,既典雅又炫酷,极具力学之美。是现代桥梁的经典。

而位于中心城区的「都市阳伞」(Metropol Parasol),则是一处可以到内部切身感受的摩登新地标。

这座2011年建成的世界最大木结构建筑,出自德国设计师之手,被用作展览馆、集市与餐厅,当然也是人们休闲放松的广场。前卫先锋的造型,被传统古城建筑所包围,并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这未尝不是新时代的融合,与千年前伊斯兰与基督教的融合,在精神上一脉相承。

如今的塞维利亚,已经是西班牙第四大都市。历史余音犹在,又不失现代时尚。不用担心有一天,他会失去这种特质,因为在塞维利亚人身体里,早已流淌了包纳融合的血液。